這陣子耳鳴嚴重, 常在夜裡被吵醒. 睡不著時, 只能幻想自己躺在一片平坦的原野上, 閉著眼睛, 享受四周蛙叫蟬鳴的聲音. 100年跨年當晚, 不知是耳鳴還是夢境, 似乎聽到從遠方傳來陣陣的船笛聲. 哇! 好久沒聽到這鄉音了!

     以前住高雄港旁, 入夜時總是船燈點點, 偶而伴隨著落月與孤星, 海面上那一道道冷冽粼粼的波光, 總灩麗得令人迷醉. 每到跨年夜12點, 高雄港所有的輪船笛音都會齊鳴, 船笛聲震天憾地, 低沉悠揚, 彷彿有千千萬萬個水手齊聲大喊--新年快樂!

西子夕照.jpg 

圖片取自中山大學BBS站首頁:http://bbs3.nsysu.edu.tw/

     詩人鄭愁予曾在基隆港工作, 寫過許許多多有關海港的新詩. 記得有次聽他演講, 竟有人問他「為什麼長得這麼醜?!」 詩人苦笑, 眼角還泛著淚. 怎麼著, 詩人都該長得像金城武? 年輕時很喜歡讀他的詩, 在「船長的獨步」選輯裡, 有首詩「如霧起時」是這麼寫的:

「我從海上來,帶回航海的二十二顆星。

   你問我航海的事兒,我仰天笑了……

   如霧起時,

   敲叮叮的耳環在濃密的髮叢找航路;

   用最細最細的噓息,吹開睫毛引燈塔的光

   赤道是一痕潤紅的線,你笑時不見。

   子午線是一串暗藍的珍珠,

   當你思念時即為時間的分隔而滴落。

   我從海上來,你有海上的珍奇太多了……

   迎人的編貝,嗔人的晚雲,

   和使我不敢輕易近航的珊瑚的礁區。」

     高雄港除了貨輪, 也有近海及遠洋漁船. 除了天邊彩霞, 總也該顧顧肚子. 有時會約三五好友, 在港邊叫幾盤炒螃蟹, 然後再來打啤酒, 以筷擊杯竹並奏, 談笑古今當酒酣耳熱之時, 一艘艘艨瞳巨船蔽天而來, 卻又無聲無息在身旁滑溜而過. 一群人扼住港的咽喉, 對著來往船隻指揮若定, 彷彿三國時諸葛亮與周瑜, 羽扇綸巾, 談笑間, 把曹操打得灰飛煙滅最近回高雄, 港邊開了家鮪魚專賣店, 生魚片Q彈可口, 更讓人難忘的這港邊的海味, 這搖籃似的故鄉 

順億沙西米0001.JPG 

Posted by Anton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